全国农村电子商务行业资讯门户网站

一个电影放映员的梦想:用光影“点亮”留守的乡村

  59岁的谢萍果是江西省峡江县水边镇的乡村电影放映员,他把家安在了“水边公社电影院”,那是一栋两层的砖木结构建筑。老谢不仅在电影院播放电影,也走村入户给当地村民放露天电影。一干就是41年,他成了十里八乡最“知名”的人。

  老谢清晰地记得,当年一方银屏,一束亮光,沉寂的乡村就沸腾了。主妇们早早做饭,年轻人梳妆打扮,孩子们天不黑就要拿着小板凳去占位置,摇着蒲扇的老人们聊着烂熟于心的剧情。没有位置坐的村民,就索性站在一旁,边聊边看。

  1978年高中毕业的谢萍果本来有更好的工作机会,但因为喜欢电影,选择成为一名乡村电影放映员。“电影放映可不是个轻松的活。”老谢告诉记者,最初电影放映使用胶片机,加上许多农村未通电,每次下乡放电影需自带发电机、放映机,再加其他设备,全套放映设备一百多斤,都是靠放映员肩扛手提带下乡。

  “虽然辛苦但是很有成就感。”谢萍果说,看一场电影能让村民开心好几天呢!

  到了20世纪90年代,随着有线电视在农村的普及发展,露天电影放映行业受到巨大冲击,观影群众开始减少。

  “电影队解散了,放映员都改行了,家人也劝换个工作,可我舍不得。”谢萍果把这份工作干到了现在。

  夏日,夕阳西下,谢萍果骑着三轮摩托车出去放电影。一路清风吹淡了夏日的酷热,路旁早稻散发出稻香,蛙声此起彼伏。看到谢萍果,孩子们骑着自行车奔走相告,“今晚村口放电影!”

  幕布刚刚搭起,一些村民就聚拢过来。谢萍果把音响调到最大,播放着红色歌曲,一会儿五十多名村民便聚过来了。对于留守人群占据主体的乡村而言,一般只有露天电影才能把大家聚拢,往日沉寂的乡村也因此变得热闹起来。

  “虽然手机随时都可以看电影,但是露天电影村民依然喜欢看,聚在一起有氛围,我希望能够做下去。”谢萍果说这是自己非常珍重的梦想。今年春节期间,他更是忙不过来,大年初二就被各村请去播电影,很多村民都会来看。

  “今天放啥片子啊,萍果?”“最近去哪里放电影啦?”“下次什么时候来啊?”“等下去我家吃饭!”村民们热络地过来聊天,谢萍果边答应边忙着手头上的活。

  夜空下,谢萍果的“银幕”点亮了留守的乡村。他说自己还有一个梦想,希望在“水边公社电影院”上建一座电影博物馆,把当年的设备展览出来,把老物件传下去,把记忆留下来。

相关阅读

  • 为您推荐

安庆耄耋女兵13岁参军 回乡务农50余年感恩好时代

2019-06-28

  72年前,她抱着打倒土豪劣绅、让人人都能吃饱饭的朴素愿望,加入革命队伍;50多年前,她追随信仰,跟从丈夫,返乡务农,无悔建设家乡;50

51位老人为何愿意把自家钥匙交给他?

2019-06-25

在国家博物馆内,有一份特殊而有纪念意义的藏品——51把钥匙。这些钥匙的主人是来自上海市静安区彭浦镇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家庭医生严正,他...

“大伙儿有需要,我就要再坚持”

2019-06-18

六月七日,在中后河村幸福院,韩四虎在给八十二岁的马二女量血压。 新华社记者 刘 磊摄  厂北村78岁的周果花心脏难受、西红山村村民路

90后姑娘从都市“小白领”到返乡创业成“蘑菇王”

2019-06-14

  1990年出生的刘桂琳,是山东省菏泽市成武县伯乐镇崇福集行政村崇福集村人。2010年自滨州职业学院毕业后,她在青岛找到了一份相对稳定的

一个人的警务室,28年不打烊

2019-06-12

李树干(左二)和群众一起干农活,聊家常。李树干在警务室处理工作。  江苏省宝应县氾光湖辖区方圆63平方公里,分布7个行政村、1 4万人口。

 

本文来源:农村电商网,未经书面授权,禁止转载,本网转载并注明其他来源的作品,并不代表本网认同和证实内容的真实性,如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24小时内予以删除!